返回首页 全院科室导航
用户名: 密码: 登录 忘记密码

打针不比吃药快

发布时间:2013年04月01日 作者: 点击数: 【字体:

 

打针不比吃药快
“医生,我最近忙,给我打针吧,打针见效快。”这种“讨价还价”的医疗情景较为常见。甚至,面对当前紧张的医患关系,临床医生为迎合患者,最终与患者达成“共识”。实际上,这是一个误区。
口服药物优先
首先,吃药类似吃饭,通过胃肠道被“消化”吸收,进入血液,能吃饭就能吃药,现今最主要的用药方式当然是吃药。
其次,口服药生产工艺相对简单、生产成本相对较低,价格也自然便宜。注射药物科技含量较高、工艺较复杂、检验更严格,必然价格高。
再次,口服药物是一个较安全的过程。众所周知,肝脏是人体内最重要的解毒器官,许多有害物质都会被它加工失活,更易代谢排出体外,为此肝脏的“首过效应”功不可没。即使误吃毒物或过量服用药物,由于吸收需要一个时间过程,及时发现还可采取补救措施,如灌肠、致吐、洗胃等方式,促使毒物排出体外,挽救生命。
吃药不比打针慢
尽管与打针相比,吃药有一个吸收过程,但很多对照研究表明二者的生物利用度和治疗效果并无显著差别。
心绞痛发作时,病情紧急,最好的办法是舌下含服一片硝酸甘油,1~2分钟后症状就能缓解,这是打针远不及的。
常见用于治疗皮肤真菌感染的伊曲康唑,在皮肤中的药代动力学是非常独特的,药物在体内主要是通过皮脂传递,皮脂药物浓度水平比血浆中高5-10倍。而且,片剂的价格优势非常明显。显然,单纯追求皮肤范畴治疗作用时,口服给药方式更符合合理用药的四大原则:安全、经济、合理、有效。
再如,研究人员对双黄连的注射剂、口服液、颗粒剂中的主要有效成分黄芩甙和绿原酸的含量进行测定对比,发现精制步骤最少的颗粒剂,含有效成分量最高,而精制提纯的注射剂和口服液,有效成分含量则相对较少。颗粒剂的药效自然比打针来得快。
另外,涉及人体耐受的问题,药物的生物利用度并非越高越好。比如治疗小细胞肺癌的依托泊苷,饭前吃药后,在0.5~4小时达血药浓度峰值,生物利用度为50%,血药浓度平稳,患者可较长时间服用;打针则全部进入人体循环,生物利用度为100%,患者很难耐受。显然,口服更能提高患者的用药依从性。
打针过滥比“玻璃渣”更可怕
来自国外一项动物实验的结论:打针过滥比“玻璃渣”更可怕,旨在呼吁医患勿滥用打针。
最理想的“零微粒”限度,目前无法做到。《中国药典》(2010年版)规定:对不再稀释的注射剂,每1ml中含10μm及以上的微粒不得超过25粒,含25μm及以上的微粒不得超过3粒。而人体毛细血管是极细微的血管,平均管径6~9μm,一旦药液或打针的器具在生产过程中或出厂前未严格把关,或药物间配伍造成结晶性微粒,或打针操作过程中污染药液产生细菌微粒等,就易在血管内形成堵塞。同时,药物进入血液后,全身所有的静脉血都要回流至起过滤器屏障作用的肺脏,只要直径大于毛细血管最细处的微粒都会被肺脏滤出,这些不溶性微粒留置于肺内,不断聚积,无法被代谢排出体外,必然会造成肺局部循环障碍,降低氧气交换效率,进一步导致组织缺氧,重则会引起呼吸困难。
特殊情况下才打针
那么,什么情况下才需要打针呢?要根据病情及药物的性质、作用来定。
如患者吞咽困难,存在明显的吸收障碍(如呕吐、严重腹泻、胃肠道病变)或潜在的吸收障碍;病人昏迷,不能吃饭,自然也无法吃药;口服明显降低生物利用度的药物,如,青霉素在胃里被水解失活,胰岛素被胃酸消化,这时口服疗效等于零,需要打针;在需要很高的组织药物浓度,而吃药不易达到高浓度的情况下,也需要打针;病人生命垂危,疾病严重、病情进展迅速,需给予紧急治疗,这时打针免去了药物消化吸收过程,直接进入血液循环;对口服治疗依从性差的患者,不能保证按时按量吃药,在用药教育无效情况下,医生可根据患者病情及病史情况选择打针,但还是要遵循安全用药的原则,尽量减轻打针给病人可能造成的伤害。
文章录入: 责任编辑:收藏】 【打印文章